欢迎光临小说阅读网-爱阅读

当前位置: 短篇原创文学>历史

财色第五卷财富的盛宴第四百九十四章张毛驴

2019-02-04 06:44:38 作者: 0人读过 | 我要投稿

(小说《财色全集》版权属于原作者叨狼所有,您现在正在阅读的是:财色全集阅读第五卷财富的盛宴第四百九十四章张毛驴又遇到麻烦了!,如果有任何疑问请与我们联系,感谢大家小说对小说书一贯的支持和厚爱。本站会继续做好,给各位书友提供一个舒适的看书平台!)无病在江南省跑前跑后地防汛抗洪,张毛驴倒是很悠南亚七国自助游,已经游过了越南、老挝、柬埔寨和泰国,现在正在马来西亚去往印尼的飞机上。

按照预定的计划,在印尼玩过之后,再到菲律宾转一圈儿,这一次的旅行也就算是顺利完成了,这么一圈儿玩下来,张毛驴觉得自己的心情好了很多,虽然东南亚诸国都不同程度地受到了金融风暴的影响,但是社会相对还算稳定一些,只是日常消费品的物价高了一些,酒店和旅行费用却都降低了很多。

等到飞机在雅加达降落之后,张毛驴跟保镖一行十余人就住进了万豪酒店,打算休息一下之后,就踏上观光之旅。

站在三十多层高的酒店露台上往下看,张毛驴发觉印尼的风光还是不错的,但是从建筑上来看,贫富的差距很大,一边儿是富丽堂皇的高级住宅区,一边儿是随时都可能被风刮倒的棚户区,反差实在相当强烈。

不过再半夜的时候,正在睡觉的张毛驴就被酒店方面给吵醒了,告知他们明天白天可能爆发排华骚乱,酒店方面提示他们最好不要外出,以免受到牵连。

“怎么会有这种?”张毛驴感到非常诧异地问道。

酒店方面则表示,他们是家美资的企业,有自己的消息来源渠道,本着对客人负责的态度通知大家当心的,至于客人们的选择自由,他们还是尊重的。

张毛驴接过话之后,没有当回事儿,心想大概也就是印尼这边儿局势比较混乱吧,不过睡了一会儿之后,他就觉得有点儿不踏实了,于是便爬了起来。

张毛驴的年大一点儿,有些事情他还是有所耳闻的。

早在东汉时期黄巢之时,许多中国人就来到了印尼苏门答腊岛上的巴邻邦耕植。唐宋时期因政治原因流落到东南亚的人也不少到了宋元交替时期,不少宋朝遗臣流亡海外,如宋朝遗老郑思肖就逃居印尼爪哇。明清时代,明朝的福王子、唐王子则先后越海到爪哇。

康熙收复湾之后。一些不愿降清地郑克爽政权将士也从台湾搭船转到爪哇。

明代以后。由于国沿海资本主义地萌芽外贸易地发展。土地兼并日益严重。出现了严重地社会化现象。破产地农民、手工业者纷纷渡海谋生。之后。又有华人因各种原因。陆续从中国迁来。他们中主要成分为商人、渔民、留学印尼地学生等等。这部分人主要为男性。来到印尼后。部分人与当地人通婚。扎下了根。

荷兰东印度公司占领雅加达后。百业待兴急需劳力。他们看中了勤劳地中国人。因此千方百计地招中国移民。甚至不择手段地采用强盗行径。派遣武装船只到中国沿海劫掠人口。

在西方殖民者到来之前。华人和印尼居民双方并无大地纠纷。甚至可以说是和谐相处。但是后来荷兰殖民者挑选少数上层华人和上层原住民充当其代理人。实行经济掠夺。却让众多从事小商小贩地华人背负恶名。

荷兰殖民统治者为把反荷地情绪转卸给华人。不断挑拨原住民和华人之间地关系以坐享渔人之利。因此。印尼华裔成为印尼政局从不间断地集团利益斗争地代罪羔羊。

六十年代。经过长期策划和准备。苏加诺总统颁布严厉地法令。宣布严格限制华人商业活动禁止华人在县以下地所有商业活动。强制华人结束小商小贩地生意。并必须离开县以下地区此而掀起了**以来最严重地排华**浪潮。

印尼进入苏哈托执政时代之后,为摆脱经济困境经济上虽然又放宽华裔的经商限制,在政治上却对华裔实行一系列更加严厉的强制同化的政策杀作为印尼公民的华裔在其他领域的权益,扼杀其平等的公民权。

比如说,禁止华裔参政参军、关闭华文学校、限制华裔进大学、严禁使用华文,华裔要放弃华文姓名,用印尼文改名换姓,并在华裔居民证上打上记号等等。他们公然违背联合国关于人权的宣言和公约,严重侵犯华裔的基本人权,进一步把华裔族群与其他的族群对立起来。

自苏哈托上台以来,大大小小发生了十多起排华事件。由于苏哈多政权的基础未动摇过,所以每次排华事件只是作为一种政治手段而受到控制,没有进一步扩大以致动摇其政权。目的达到后就平息下去,之后又利用华裔振兴经济。再出现这种状况,仍然这般做法。如此反复,屡试不爽。在

执政三十多年期间,广大华裔对之习以为常,感到没有意识到被扼杀了的公民权益,早已潜伏着关系到自身生死存亡的政治危机了。

去年到今年,在索罗斯等西方金融大鳄的一手操纵下,横扫亚洲的金融风暴爆发了。印尼政府受到了前所未有的冲击,印尼全国的赤贫人口在本年增加到八千万,占总人口的百分之四十,民众生活困苦,阶级矛盾空前激烈,民众对此感到极度不满,长期积累的怒火即将爆发。伴随而来的毫无问会是罢工、示威和骚乱,严重威胁到苏哈托政权的统治。

在这种情况下,苏哈托政权就考虑将火山熔岩引向印尼社会中最没有政治权力的那一部分华人。华人就是苏哈托政权的排汽阀,多年以来,每当民怨***要将社会炸裂时,这个排汽阀就会被启动,这样苏哈托家族的政治和经济统治就能躲避冲击,继续存在下去。

这是苏哈托统治结构中的最黑暗、最隐秘又必不可少的一环,其意义和希特勒屠杀犹太人是同样的。只有把阶级矛盾转化为民族矛盾,把阶级怒火转化为种族仇恨,同时将华人宣传成所谓的不信仰斯兰教的居民,可恶的异教徒,才能维持一个剥削压迫的社会结构存在。

从这个意义上说,种族主义实际上也是任何一种阶级统治政权的不可或缺的构件。即使是特别爱标榜民主的美国,也是以对黑人的种族歧视作为它社会稳定的排汽阀。三K党和印尼的极端排华势力实际上是一回事儿。统治集团的主流在平时也看不起它们,但却深深懂得极端右翼势力的存在的重要性。

其实早在今年、四月份时,印尼媒体就开始把矛头指向华人,攻击华人为富不仁,不肯同化,明示或暗示华人是应该对印尼经济崩溃负责。

张毛驴似乎也想起了老范无病曾经说过印尼的苏哈托不是个好东西,对待华人除了利用就是迫害,因此他感觉或者酒店方面所说的是真的?于是他干脆就给范无病打过去一个,向他说明了这边儿的情况,问他应该怎么办?

范无病接到话的时候,正在睡觉呢,半天才反应过来,掐着手指头计算了一下,赫然发现,现在已经超过了历史上发生印尼排华骚乱的时间了,却不知道究竟是什么原因造成的。

关于这一次骚乱原因,范无病是比较清楚的,一方面固然是苏哈托家族为了转移由于金融风暴给印尼社会带来的巨大压力已经民众的不满情绪,另一方面就是苏哈托的女婿,印尼陆军战略后备部队司令,曾担任特种部队司令的普拉博沃中将,为了个人利益,试图制造一场混乱,使武装部队总司令维兰托无法恢复首都的治安,这样,普拉博沃就可以迫使苏哈托宣布军事管制,然后由他出面控制局势。同时给苏哈托的政治对手,即将接替他的哈比比一个难堪。

普拉博沃经过精心策,首先由军方出面,收买地痞、流氓、黑社会组织、**团体和极端势力,进行准备活动。训练暴徒纵火抢劫及强暴华人妇女,并承诺每强暴一名华裔妇女能得到两万印尼盾也就是大约两美元的报酬。

暴间,目击者及受害者称,看到大批军车赶赴雅加达,从上面下来一群留平头,体格健壮的青年男子,指挥暴民攻击华裔居民,并唆使其纵火、抢劫,强暴并虐待、杀害华人妇女。

这群人当暴民入角色之后,就迅速消失得无影无踪。由此可以清楚地看到,此次针对华人暴乱的幕后元凶正是普拉博沃,及其后台苏哈托。但是苏哈托不久后宣布辞职,普拉博沃的打算也落空了。

只是,这些人虽然是华裔,但是从国籍和法律而言,已经跟中国人没有什么关系了,因此政府方面也只能从人道主义方面对制造了这起事件的印尼政府表示强烈谴责,却没有什么理由可以为他们出头。

范无病站在自己现在的立场上,理智上是不应该插手此事的,但是一想到记忆当中那些惨烈的画面,就觉得自己无论如何不能坐视,否则良心上面也会一日不得安宁的,但是一旦插手的话,该使用什么名义呢?

他考虑再三,叹了口气道,“你暂时不要离开酒店,我派直升飞机去接你们。”

射灯
深圳H65小规格黄铜管电话
江苏Rohs测试仪

本文相关的其他文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