欢迎光临小说阅读网-爱阅读

当前位置: 短篇原创文学>历史

大宫正文第二十六章贵妃4

2019-02-26 18:35:35 作者: 0人读过 | 我要投稿

(小说《大宫全集》版权属于原作者秋姬所有,您现在正在阅读的是:大宫全集阅读正文第二十六章贵妃4,如果有任何疑问请与我们联系,感谢大家小说对小说书一贯的支持和厚爱。本站会继续做好,给各位书友提供一个舒适的看书平台!)太后没有出席,明显是不承认我的意思。而这其中的人又有多少是真心地承认我呢?不过是迫于皇上龙威罢了。

朱公公将歌舞乐单呈给皇上,皇上没有看,却挥手说:“今日就让帝贵妃点吧。”朱公公领命,当他迈着小步越过皇后走到我面前将单子呈给我时,我发现皇后的脸色有些难看。

我没有展开乐单,而是将它递给皇后说:“臣妾鄙陋,还是皇后娘娘金口点乐吧。”皇后冲我笑了笑,又把乐单推给我说:“既然圣上让你点你就点吧,圣意不可违。”我听了这话便不好推辞,于是仔细点了两首皇上平时喜欢的《九歌》、《柘枝》,一首皇后夸奖过的《竹枝词》,一首新曲《踏歌》。

不一会儿的工夫,伶人们开始奏乐,歌姬们献舞。

众人边观看歌舞边与左右四邻说话谈论。

整个宴会上,我端坐于座位,没有一个人来和我打招呼。

他们不与我说话,却投来各种各样的目光,悄悄打量着我宝宝晚上发烧怎么办

我讨厌他们。

不想无端地再在这儿受辱,我故意弄洒了茶杯,溅湿了袖角,借口更衣提早离席。

我逃也似的退了出来。

宫人们在后面小心而低低地唤了一声:“小姐……”我停住了,声音冷冷借以掩饰着什么:“不要跟过来。”说完,我头也不回地大步向前走去。

我输了,输得真惨。

我势单力薄,于是就在他们的沉默中轻而易举地输了。

我不甘心。

无论谁都不能怨恨我,都不能。

今天这样的局面不是我的错,我的痛、我的怨恨该向谁出?

后面传来一阵急促的脚步声,我恍然地停住了脚步。

猛地回过头去,看着权禹王,眼中一点点的怒气汇集上来治疗甲型流感的药物
,燃起熊熊烈火。

“怎么,是来看我的笑话的?是吗?”他一怔,脸上露出了苦楚,摇了摇头:“奴兮,不要用那种语气……”我冷笑起来,走到他面前,伸出涂有豆蔻的手指似有若无地划过他的脸庞鼻塞流鼻涕怕冷怎么办
,语气轻浮而又讨厌:“你不怕吗?就这样追过来,若是被别人看见……”他别过脸去:“我只是担心你。”我不屑地笑了,收回手去,转身背对着他,冷漠地说:“亲王真是越发懂得怜香惜玉了。只是这份关爱用错地方了,本宫自有圣上宠爱,轮不到亲王关心。亲王还是好好疼疼姊吧,毕竟是为你怀有子嗣的大功臣呢。”权禹王变了脸色:“你说的话……是什么意思?”我轻哼一声:“什么意思?亲王问的问题真是好笑呢。”他仿佛受到极大的侮辱似的,脸涨得有些红了,握紧拳手,说:“什么孩子……我碰都没碰过她!奴兮,你就这么不相信我吗?啊?就一直这么想着我的吗?”我的心一颤,回头仔细地盯着他的眼睛,宁愿希望从他的眼中看到几丝狡辩欺骗的成分。

然而没有。

如果他没有说谎,那么我就是被骗了,被姊那一句低劣的谎言给骗了。

如果我稍稍想一想,就应该知道姊在撒谎,否则何以有晴肜帝姬质问权禹王冷落她之说。

变蠢了,变笨了,只要是他的事竟无法理智地思考。

于是,姊那漏洞百出的激将法,轻易地生效了。

如果没有那句话,我又怎会在那么短的时间内顺从了皇上宝宝不爱吃饭
,即便是用生命来试也要作最后的反抗。

现在想想,当初是带有多少无奈、多少自暴自弃、多少报复的心理投入皇上的怀抱,到最后原来我伤害的竟是自己,报复的也是自己。

“请亲王离开。”我用尽力气说出这句话。

他眼中满是受伤,动了动嘴唇却没说出话,转身默默离开。

他渐渐走远了,我慢慢蹲下身,紧紧压捂住胸口,心,痛。

我再次睁眼时,看见的是皇上焦急关切的神色,他抓住我的手,说:“爱妃你醒了。”我撑起身体,发现自己已经在雎鸠宫了。

皇上接过花溅泪端上的药碗,自己先喝了一口试了试,然后才舀了一小勺递到我嘴边,说:“刚刚好。”我只是怔怔地看着皇上右手大拇指上的玉扳指没有张口。

皇上见我沉默的样子,解释说:“爱妃昏倒在外廊上,幸好老四看到将你送了回来。”我心头一颤,没有喝药,而是倒在床上背对着皇上。

我的态度并没有引起皇上的气恼,他将药碗放在一边,将我的散发捋到耳后,温柔地说:“朕知道你今天受了委屈。”我闭上了眼睛,为了不将眼泪流下来。

“君上,宫中太过喧闹,让臣妾觉得心神不定。何不让亲王们早些归属封地?我们俩在宫中清清静静地过日子不好吗?”皇上沉吟了一声,没有回答。

我知道他的犹豫。

那是我对太后的第一次挑衅。

亲王帝姬回来都是为了给太后祝寿,何况前些日子太后一气之下病卧不起,正是需要儿孙们尽孝的时候。

我没有继续纠缠,只是露出更加郁郁寡欢的表情。

皇上叹了口气,下定决心般,拍了拍我的背,说:“一切都依你,只要你高兴就好。”我冲皇上露出一个笑容,拍手叫一直侍候在外的朱公公进来。

我一字一顿无比坚定地对朱公公说:“皇上圣旨,明日隅中之前众亲王帝姬离宫。”朱公公有点惊讶,但是没有多嘴,领命而去。

我看着朱公公躬身离去的身影,想着亲王帝姬明日的离去,心里有一点轻松,仿佛他们的离开会把我的伤痛和愧疚也带走似的。

我咬了咬嘴唇,即便是我错了,可是当一切无可挽回时,那么就接着错下去吧。

本文相关的其他文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