欢迎光临小说阅读网-爱阅读

当前位置: 短篇原创文学>历史

一尊石砚的背后

2019-05-18 11:47:06 作者: 0人读过 | 我要投稿

一、农家奇遇

暑假的头天,同学王兵约赵大强到乡下去玩。王兵的爷爷在城郊的农村,那里有树林、有小河、有水塘,村南土岭上还有一个古庙,古庙里经常有人上祭品,花生、核桃、水果应有尽有,吃着祭品,躲在神像后装神卖鬼多有意思。赵大强早就听王兵说过,对乡下那种景色十分倾慕,心里痒痒的非常想去,就硬着头皮跟姐姐说。姐姐赵晓珠是赵大强惟一的亲人,平素根本不让弟弟随便出门,但因弟弟刚刚参加了中招考试,考后估分在全校名列前茅,心里正高兴着,再说又是去同学爷爷家,离县城又不远,所以她就爽快地答应了。

大强与几位同学跟着王兵结伴而行,坐了一个小时的车,就来到了王兵爷爷家。王兵的爷爷到别村赶会去了,奶奶一个人在家,看到城里的大孙子带来一帮子同学,老人的眼睛都笑眯了,马上生火做饭,让一帮小子吃了个饭饱肚圆。等孩子们山跑海喊野玩去了,老人急忙上楼,给孙子们收拾休息的地方。

大强四个同学跟着王兵在村外边玩得开心极了,小河也趟了,池塘里也游了,树林也钻了,折腾了一大晌,到正午时,一个个小脸被毒拉拉的太阳晒得红扑扑的,正准备向山丘上的古庙进发,奶奶这时让人捎话让他们快快回去吃午饭。几个人已经跑累了,更经不起太阳的暴晒,回到家吃了午饭后,就在二楼的房间里呼呼大睡起来。

大强一个人睡一张床。一觉醒来,房后桐树上知了的叫声一阵紧似一阵,聒得他怎么也无法入睡。他起身来到另外两个房间,看到王兵他们睡得正酣,叫了几声,没有一个人搭理他,只好拐了回来坐在床上发呆。这时,他忽然发现屋子后面还有一道红门,红门趟开一个小口,门环上搭着一把老锁,老锁上还留有灰尘和指痕,显然是打开后没顾得关门。赵大强上前想把门拉上,处于好奇,他不由地探头朝内看了一眼,这一看,让他的眼光再也无法从那里挪开,因为他发现了一件自己似曾相识的东西。他犹豫了片刻,便迅速走了进去,拉开了靠墙的那个铝合金柜子的玻璃门,一尊暗红色的石砚真真切切地出现在他的眼前。

大强拿起沉甸甸的石砚,上下仔细看了几眼,心顿时急跳起来,差点叫出了声,这不是自己家里失去多年的石砚,是家父的祖传之物,怎么会流落到这里呢?三年前爸爸在患病去世时还曾念叨它,那时大强才知道爸爸为了做生意,忍痛割爱,不得不把这尊石砚送给了一个工商所所长,爸爸在临终时还哭着说,他对不起爷爷,祖上的传物让他给败了。大强与姐姐以为永远看不到它了,没想到今天会在这里碰到它。大强掂着石砚,再也不愿放手,他想无论如何也要把它弄回去,把它献在爸爸的遗像前,让爸爸看上一眼,九泉之下的他也会瞑目的。

大强想,王兵的爷爷把石砚放在这里,看来是长时间不用了,自己是不是把实情跟他讲了,或许老人家会让他带回去的,这毕竟是自己家传之物,对他来说不过就是一个老砚台而已。但又一想不成,它要是文物了怎么办,一旦人家不答应,不就永远失去得到它的机会了吗。大强犹豫再三,决定还是把它偷偷弄出去。

怎么把它带出去呢,大强想不出办法。夏天穿的衣服根本掩不住它,包在什么东西里拿出去又不行,他越想越没着,鼻尖上的汗星都冒了出来。时间容不得再拖下去了,情急之中,他爬在后窗上,发现房后靠墙的地方有一大堆麦秸,周围是一片深深的玉米地,就把石砚小心地丢了下去。看到石砚无声地落在麦秸堆上,大强悄悄地下楼来到房后,捡起了石砚,钻进了玉米地一直向南跑。几分钟后,他来到村南山坡上的小树林里,迅速把石砚藏了起来……

下午,做贼心虚的大强再也不愿在王兵的爷爷家呆下去,他装作肚子疼,坚持要回城。本想离开这里时悄悄把石砚带回去,但王兵几个同学非要把他送上返城的客车上,大强只好决定先离开这里。

大强回到了家里,就不用再佯装肚子疼了。姐姐自然感到了诧异,正在询问他发生了什么事,王兵与他的爷爷后脚就追来了。王兵的爷爷穿着农村那种普通的衣服,满脸焦虑,一见到大强就拉着他的手急切地说:"孩子,你是不是从爷爷那里拿走了一尊石砚,还给爷爷吧。那只不过是一尊老石砚,过去我练毛笔字用的,又不值钱,小孩家拿它一点用处都没有,你还给爷爷,爷爷给你几百块钱,去买自己想要的东西。"大强本想说那是他家的石砚,但觉得到了这个时候,已经不能那么说了,再说偷东西毕竟不光彩,就矢口否认,并说自己是王兵他们亲自送上车的,他回来时什么也没带。王兵也点头称是。他爷爷说:"可那个房间就你去过,他奶奶给你们收拾屋子时忘记了锁门,你说这东西还会自己长翅膀飞掉不成?"

正在相互理论的时候,站在旁边的姐姐赵晓珠已经明白了几分,她一把拉住弟弟,生气地说:"说,东西放在什么地方,赶快告诉爷爷。"大强坚决否认。姐姐一下把他按在床上,操起桌上量衣的木尺,照屁股就打,等王兵的爷爷挡开时,大强至少挨了十多下,由于下手狠,衣服薄,屁股上曝起了一道道青筋。

大强奋力反抗,挣脱后哭着跑了出去。

王兵的爷爷急了,他一边埋怨大强的姐姐处理方式欠妥,一边焦急地喊王兵:"快追,千万别让他跑丢了,那石砚是你爸爸的爱物,如果找不回来,我怎么向你爸交代呢。"

二、黑色作坊

半个小时后,大强摆脱了王兵和他的爷爷,来到了汽车站。这个时间,屁股蛋子开始火烧火燎地疼,经过这一番折腾,肚子也饿得也咕咕噜噜直叫唤。想到自己为爸爸找到了石砚,却挨了姐姐这般无情的打,感到十分委屈,眼泪止不住地往下流,心想今天无论如何也不能回家了,王兵的爷爷肯定不会善罢甘休的,晚上就到同学家里借宿一夜,明天去远处的老姑家,或许老姑能把这件事处理好。

正要离开车站时,一个与他年龄相仿、穿着学生装的长发男孩走了过来,与他套近乎。大强没吭声,他并不认识这个陌生的孩子。长发男孩笑笑说:"我也是本市的,放暑假了不愿再家呆着,帮家长干活又不愿听他们唠叨,还不如趁假期打份小工,等挣到了钱,大人他敢小瞧我们?"大强听了这话,觉得怪占理,不由多看了长发男孩几眼问:"我们啥都不会,能干什么?"长发来劲了:"不瞒你说,郊区我大姨家果汁厂招临时工,有好些学生都去那里干活,活又不重,就是把罐头往箱子里装,装满了有人用胶纸啪地封住,工资一天这么多……"长发伸出了一把手。五十元,大强心动了,想想自己眼下又没处去,还不如去那里干几天活,真能挣上几百块钱,也未姐姐减轻了负担。他决定跟长发男孩去看看,不行了马上返回来。

长发男孩引着他上了公共汽车。汽车开动了,也不知朝什么方向走,反正在郊区的土路上跑了半个时辰,从车窗里能看见了外边有一座大山。大强问男孩这是什么地方,男孩说等会儿就知道了,掏出手机开始打电话,通完话后说他姨夫正在公路口接他们。半个小时后,汽车在乡下的一个岔路口停住,果见一个男人早已开着三轮车侯在那里。两人下了车,爬上三轮车,那男人把后面的帆布帘子吊了下来。

三轮车开动了,显然上了土道,路面坑坑洼洼,车子在不住地摇晃,颠来倒去,大强两手紧紧地抓着车蓬内的钢筋棍,以免自己摔倒。透过篷布破损处往外看,路边是深深的玉米地和茂密的果园,几乎看不见一个人影。车跑了好长一段路,还是不见停下来,大强心里有点发毛,大声喝叫停车,但车子仍疯狂地向前奔,车子的机器声已掩盖了他的呼声。十几分钟后,车子终于停下了,大强跳下车看时,发现这儿根本不是什么罐头厂,而是一个黏土砖厂。大强正要与长发男孩理论,长发男孩却一把推开他,从开车男子手里拿了一百元钱,转身跑得没踪没影。开车男子忽然一把攥住他的衣领,把他拖进了屋子。

接下来发生的事情,让从小生活在都市里的大强根本无法接受。几个土里土气的乡下人竟然拿出一份劳务合同要他签字。大强仔细看看那份合同,上面把自己的年龄都写成了十八岁,而且劳务合同期竟是一年。他头皮都发麻了,忙说自己今年才十五岁,还是个初三学生,开学了还要上高中,而且他出来时也没告诉姐姐,姐姐现在肯定在家四处寻找他,他若不回去姐姐会急疯的,说不定还要找派出所报案呢。他解释了半天,那些人只是笑,哪听他的。大强急了,猛得挣脱出来向门口跑,几个男人一窝蜂凑上前按住他,扯住耳朵一阵拳打脚踢,他只好求饶,乖乖地给人家签了字。

不容他喘息,大强就被送到了砖窑出砖。砖窑是那种煤烧的土窑,温度至少有四五十度,内面干活的、的人都光着膀子。监工面露凶相,挥着木棒在旁边监视着工人,人与人不能随便说话,如果消极怠工,监工就会冲上去给你一棒子。大强长这么大,只是从电视电影上看到这种可怕的情景,今天身临其境,早就吓傻了,他连监工的眼睛有不敢看,乖乖地低头搬砖,乖乖地拥着板车一趟趟地往外跑。

这个时间太阳已慢慢坠下西山,天色渐渐暗了下来,大强越来越想念姐姐,眼前不住地晃动着姐姐的身影,姐姐现在肯定在到处寻找他。想起有一次在同学家过夜,他没有告诉姐姐,第二天见到姐姐时,姐姐的眼睛都哭肿了,嘴唇上竟然急出了一堆水泡。姐姐抱住他不停地哭,一句话也没责备他,大强心里不知有多后悔。今天如果不逃出去,明天姐姐再找不到自己,恐怕真的要急疯了。所以他一边干活,一边留心着周围的地形,发现砖厂南面是一座大山,其余三面被高大的林木遮挡,除了土黄色的砖厂和高高的围墙,连村庄的影子也看不到。要想逃出这个大院,只能是翻过两米多高的围墙,或者是躲开门卫的眼睛,乘机从大门口溜出去。

快收工的时候,天已完全黑下来,监工让他把开水桶送到伙房去。从伙房出来,大强看见砖厂大门口停着一辆拉砖的拖拉机,司机与门卫站在车的一侧,不知为何事争论起来。大强的心腾腾地跳了起来,这是多好的出逃机会呀,千万不能放弃这样的机会,他看看四周无人,远处的人并不注意这里,便放轻脚步,慢慢地迂回过去,从背面悄悄地出了偏门。

贺州癫痫病应该如何治疗癫痫发作常识有哪些什么原因引起的男性癫痫病

本文相关的其他文章